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當前位置:主頁 > 寶雞區縣 > 正文

眉縣特大盜車案偵破紀實(圖)

時間:2019-04-03 19:12 來源:寶雞新聞網 作者:寶雞新聞網 閱讀:


眉縣特大盜車案偵破紀實(圖)
 
2004年08月04日11:06 西安新聞網-西安晚報  

眉縣特大盜車案偵破紀實(圖)

 

  左二為疑犯宋團結,右一為疑犯張崇武。身后為盜竊的車輛。記者張紅中攝

  通訊員朱百強本報記者張紅中

  從2003年4月份以來,位于太白山下的眉縣連續發生小轎車被盜事件,而且犯罪分子極為猖狂。眉縣公安局民警經過1年多時間的偵查,長途跋涉輾轉數千公里,跨越4地市10多個縣區,終于全面破獲這起惡性案件,追回贓車8輛……

  車案頻發

  2003年4月份起,眉縣境內的桑塔納轎車接連被盜,引起當地群眾的紛紛議論。到了春節前后,縣城又發生兩起桑塔納被盜案。這時,保一方平安的眉縣公安局領導坐不住了。局里先后召開多次會議,要求各基層派出所、交警大隊民警加強夜間巡邏,保證人民群眾的財產安全。民警們冒著嚴寒,在縣城日日防范、夜夜巡邏,對于停放在不安全部位的車輛及時粘貼發放公安機關印制的《防止機動車被盜警告書》,一段時間內盜車案沒有發生。然而就在民警們剛剛要松一口氣時,在今年的4月19日、5月12日、5月17日,又有3輛桑塔納轎車被盜。盜賊真是膽大妄為!接到報案后,民警們義憤填膺。但又苦于查不出破案的線索。怎么辦?

  為了盡快破案,還群眾一方平安,公安局立即成立了以局長馬芳生為組長的專案組,抽調刑警大隊10名精兵強將參與此案。他們首先制定了偵破方案:一是對2003年以來發生在眉縣的盜車案現場進行綜合分析,看能否并案偵查;二是積極赴外縣區與當地警方進行聯系,汲取別人偵破盜車案的先進經驗,特別對破獲盜車案件的遺留線索緊抓不放,同時了解外縣一年來車輛被盜案件情況,以確定能否與本縣案件串并;三是根據2輛被盜后扔在半路的車輛的位置、方向,確定盜車者的去向范圍;四是根據犯罪分子的作案規律和特點,在縣城布點守候。由原來的防御變為主動出擊,尋找破案線索。

  大海撈針

  要在方圓10多個縣區查找疑犯,猶如在大海里撈針。方案制定后,專案組立即展開工作。馬芳生局長坐鎮指揮,嚴永斌副局長和刑警大隊長馬麥田負責防范和守候,并收集有關串并案件的資料。副大隊長岳保華帶領大案中隊2名偵查員從5月份起,先后奔赴楊凌、扶風、乾縣、禮泉、渭南、西安等地開展調查,通過1個月的艱辛工作,案件有了新的進展。根據扶風、楊凌兩地公安機關提供的情況,綜合眉縣車輛被盜現場的規律特點,專案組認為:扶風、楊凌、眉縣一年來所發生的近20輛桑塔納被盜案的手段、方式一致,應為同一團伙所為可以并案偵查;而根據犯罪分子棄車逃跑方向分析,犯罪分子應從眉縣盜車后向東逃竄,從扔在楊凌高速路出口眉縣被盜車的情況看,向南是渭河無路可走,若向東其就不會下高速,其只有向北逃竄,所以犯罪分子很可能逃往楊凌以北的乾縣、禮泉方向;加之通過對眉縣在押的盜竊摩托車的乾縣、禮泉人犯的訊問,了解到乾縣有黑車交易市場等情況,專案組基本鎖定嫌疑人在乾縣、禮泉一帶,乾縣是重點;另外,根據犯罪分子盜車時,許多失主駕車從大街行至小巷將車停到偏僻部位后僅僅十幾分鐘即被盜,專案組分析認為,犯罪分子極有可能駕車跟蹤作案。統一認識后,專案組及時制定出新的偵查措施,一是改縣城守候為馬家鎮和常興鎮兩個大橋收費站設點守候,并根據犯罪分子很可能駕駛車輛作案的情況,每晚7時到次日凌晨2時,對寶雞以外的來眉小車車牌號進行登記。同時岳保華帶領3名偵查員再次進駐乾縣,他們喬裝打扮,以買車人的身份,冒著酷暑,日夜穿梭于乾縣、禮泉之間,奔波在大大小小的汽車修理廠和出租車市場,用警覺的目光尋找盜賊留下的蛛絲馬跡,掌握無牌號小車的活動規律。經過1個星期的細心偵查和撒網布陣,在茫茫的人海中終于獲得可喜信息。一群眾提供情況稱:乾縣一個叫宋團結的年輕人,經常倒賣來路不明的車輛,同時出門租車晝伏夜出,幾天不歸,并提供了宋租賃車的車牌號。專案組全體人員喜出望外,因為2個多月的辛苦沒有白費,最起碼有了嫌疑對象。于是,專案組一方面要求2個收費站守候的民警,留心對外地出租車的登記;一方面要求乾縣偵查組圍繞宋進行詳細調查,并獲取宋的照片,準備收網。然而就在專案組忙于偵破工作時,6月18日,縣電影公司的杜某的桑塔納轎車被人盜走。這次接到報案,民警們不但不泄氣,不氣憤,反而很高興,說明案件的進展沒有驚動疑犯,同時盜賊行為將會留給他們最渴望得到的新的證據。果然大橋口守候登記的民警反饋來信息:發案時段內,宋團結租賃的出租車曾在眉縣出現過。民警們高興地說“狐貍的尾巴終于露出來了”!

  抓獲疑犯

  6月24日晚,有群眾提供當日凌晨宋團結曾在乾縣某飯店登記住宿。接到這一情報后,縣局坐鎮指揮的馬芳生局長指示:對宋實施秘密抓捕!岳保華立即帶領偵查員解兵兵、白春峰、吳寶生連夜奔赴乾縣,先由解兵兵一人住進飯店進行偵查。經了解得知,宋是24日凌晨5時左右與另一男青年住進這家飯店的,24日晚8時有人見他們還在317房間,所以很可能現在還在房間。初步偵查清楚后,岳保華即帶領另外2名干警秘密住進解兵兵登記的316房間,決定實施抓捕。凌晨1時30分,隨著岳保華的一聲令下,3名民警來到317房門前破門而入,誰想

  房子里卻空無一人,頓時傻了眼。是有人走漏了消息,還是疑犯改換了住宿房間?而現在暴露了身份怎么辦?別無選擇,惟有消除影響繼續死守,他們先給飯店工作人員做通思想工作,然后悄悄退回隔壁的316房間,靜靜地等待著。

  6月25日凌晨5時30分,隔壁傳來鑰匙開門的聲音,民警們即刻警覺起來,待隔壁人進門關門的一剎那間,他們沖進門去,將一個30多歲、中等身材的男子撲倒在床,掏出宋團結的照片對照,正是此人!民警當即對宋進行突審,在民警出示的相關證據面前,宋交代他剛從楊凌偷車回來,所偷的桑塔納轎車存放在附近一村民家中。同伙張崇武在另一家旅社住宿。民警隨即追往那家旅社,將熟睡中的同案犯張崇武抓獲。他們先將這一喜訊通過手機匯報給指揮部。等候消息的專案組成員精神格外振奮。疲勞了一夜的岳保華他們顧不上片刻的休息,馬不停蹄將宋、張二人押回眉縣繼續審訊,同時扣回其盜竊作案時駕駛的出租車一輛。在鐵證面前,2名嫌疑人不得不交代了從2003年4月以來,在楊(凌)、扶(風)、眉(縣)三縣區盜竊桑塔納轎車的犯罪事實。

  犯罪過程

  今年34歲的宋團結家住乾縣姜村鎮田朝村。按說憑當地的地理優勢,通過勤勞致富,家中的日子不會差。然而3年前宋團結染上賭博,越賭越輸,欠下數萬元的債務后,家中“戰爭”不斷,日子就沒有安寧過。于是,宋團結索性浪跡社會,想掙錢彌補欠債的窟窿,但掙來的小錢經不住賭友的引誘,又是輸得身無分文。2003年4月的一天,他發現有人很喜歡價格低廉的二手桑塔納轎車,便打起偷車的主意。當夜竄至扶風,將一輛停放在大街邊的轎車偷走,第二天出售后賺了4000元。沒想到錢來得這么容易!初次的成功壯了他的膽,從此宋團結一發而不可收,隔三岔五就租車竄至扶風、楊凌和眉縣,將罪惡的黑手伸向停放在大街上或院子里的小轎車,將偷來的車輛以3000元至10000元不等的價格賣給二道販子,這些販子將車改頭換面后,源源不斷地將車賣至商洛、渭南、西安等地。久而久之,宋團結的膽量愈來愈大,名氣也愈來愈大,僅從2003年4月到今年6月份,在1年多的時間內,宋團結一伙就偷盜桑塔納、別克車19輛,價值上百萬元,銷贓所獲的近10萬元贓款揮霍一空。為保證一偷一個準,夜夜有收獲,今年6月份,宋團結帶著張崇武南下某省專門拜師學藝,同時購回了先進的盜車工具。明知宋“師傅”偷車功夫好,從沒有被人現場發現,且賺錢又快,曾購買過贓車、和宋“師傅”學過技藝的張崇武,一再懇求宋團結偷車時帶上自己。在他的再三懇求下,6月24日夜里,宋團結帶他到楊凌偷了一輛車,可萬萬想不到的是,天明后就戴上了明晃晃的手銬。

  全面收網

  案件有了突破性的進展,于是,專案組全體辦案人員在大隊長馬麥田、教導員關武懷的帶領下趕往乾縣,全力攻破這一眉縣歷史上涉及金額最大的盜車案,經過25日一天的緊張工作,抓獲了銷贓嫌疑人張戰國、馬英峰,追回桑塔納2000一輛。為了深挖犯罪并及時追回被盜車輛,專案組經研究后決定兵分兩路,一路由大隊長馬麥田帶領預審中隊干警加大對犯罪嫌疑人的審訊力度,繼續深挖線索,擴大戰果,弄清所有贓車去向;另一路由副大隊長岳保華和大案中隊指導員王飛帶領4名干警負責順線追贓。經過20多天艱辛工作,審訊組順藤摸瓜,擴大戰果,由宋團結最初交代的12起擴大到19起;追贓組根據嫌疑人交代的銷贓去向,奔赴臨潼、澄城、西安、咸陽、商洛等地,轉輾4個地市,10多個縣區,行程數千公里,至7月20日先后將馬建仁等7名銷贓嫌疑人一一抓獲歸案,又追回贓車8輛,至此,這一特大盜車案告一段落。
 

(責任編輯:寶雞新聞網)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凤凰配资